故事情节

From Team Fortress Wik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Immortality machine.png
我是与你无关。
伊丽莎白[1]

尽管《军团要塞2》并不包含其他游戏常见的故事模式或单人战役,但其故事情节借由漫画“拜见团队”系列视频以及在主要更新中放出的诸多媒体而逐渐构建并展现在玩家面前。例如,2009年10月的万圣节更新(以及2010、2011年10月的万圣节更新),2009年12月的战争!更新以及2010年7月的工程师更新都以各种形式塑造了《军团要塞2》的官方故事情节。隐藏在这些更新页面的隐藏链接以及《军团要塞2》漫画系列的阐述用于统计形成了本条目下方所包含的“详细时间表”。

1822年

曼恩家族

曼恩家族的背景故事从19世纪的一个英国富豪开始:泽菲尼亚·曼恩。泽菲尼亚是“泽菲尼亚·曼恩 & 孩子公司”(Mann & Sons Munitions Concerns)的所有人,而这家公司正是著名的曼恩公司的前身。泽菲尼亚的妻子贝蒂在1822年9月2日生下了曼恩三兄弟:雷德蒙德布鲁塔克以及格雷。但不幸的是,贝蒂在生下他们后便去世。在刚出生时,雷德蒙德和布鲁塔克两人的体质正常,但格雷却弱不禁风。尽管如此,格雷聪慧过人,还在母亲身体里时就已经学会了说话。泽菲尼亚决定让格雷这个“怪物”窒息而死,但还没有来得及下手,格雷就在“1822年鹰灾”期间被一只老鹰抓走了。自此,雷德蒙德与布鲁塔克两人开始了在曼恩家族中的生活,且完全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被老鹰抓走的兄弟。

格雷被老鹰抓走后,被老鹰当作自己的孩子抚养。老鹰每天都喂食格雷虫子与老鼠,而格雷在老鹰的照顾下也逐渐强壮起来。当自己足够强壮后,格雷杀死了老鹰以及老鹰的其他孩子并吃了它们,然后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地爬回了文明社会。

1850年

泽菲尼亚的遗嘱

从左到右:巴纳布斯·霍尔、布鲁塔克·曼恩、泽菲尼亚·曼恩、伊丽莎白、雷德蒙德·曼恩。此外照片右边还有一个神秘男子

在约 1850 年,泽菲尼亚听信了雷德蒙德布鲁塔克的话而在美国买下了一大块地,以用于扩充家族的军火生意。但当他和儿子们到达那里时,发现的仅有碎石沙尘,这意味着他浪费了大量金钱买下了一片无用的荒地。此外,泽菲尼亚还因在全世界的旅途奔波而身患多种疾病。而在他撒手归天之际,他立下遗嘱将这片不毛之地留给量给儿子相互争斗 - 以作为他们两人浪费了大量时间与金钱的惩罚 - 这就成为了军团要塞中红蓝两队争斗的开端。而曼恩公司则继承给了泽菲尼亚以前的手下及代理人巴纳布斯·霍尔。泽菲尼亚还将他于“南方大陆”(Terra Australis,指澳大利亚)的旅途中发现的“魔法碎石”(miracle gravel,应是指澳元素)储备继承给了女佣人伊丽莎白。根据他本人的说法,格雷曾在一年前出现并敲诈勒索他以求获得这些“魔法碎石”,因此他委托伊丽莎白,嘱咐她好好保管这些宝贝。

初代蓝队佣兵,1850年

红蓝之争的开始

急于用武力获得所有土地的布鲁塔克募集了比利小子“石墙”·杰克逊亚伯拉罕·林肯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约翰·亨利, 尼古拉·特斯拉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大卫·克洛科特傅满洲从而组建了初代蓝队佣兵。然而,雷德蒙德也同时组建了一对佣兵并制定了进攻方案。红蓝双方从此陷入了互相对峙夺取土地的僵局。


拉迪甘·科纳格

主条目: 漫画《跌宕事典》, 生命延长装置
1890年的澳大利亚人
拉迪甘·科纳格答应了
布鲁塔克的要求。

40年过去了[2],雷德蒙德与布鲁塔克依然在这场不可能有胜者的战争中较劲。

布鲁塔克在行将就木之时,找来了一位名叫拉迪甘·科纳格的顶级工匠,要求他为自己制作一台机器(后来的生命延长装置)以通过人工手段延长寿命,让他“变成一个怪物”而长生不死。拉迪甘答应了他的要求。

当天夜里,拉迪甘回到了自己的店里,却发现一名陌生女子早已设法通过了锁着的门而在里面等着他。在意识到无法说服拉迪甘放弃为布鲁塔克制造生命延长装置后,这名女子转而请求拉迪甘也为雷德蒙德制造一台。而作为报酬,女子将赠送多达100磅的澳元素 — 一种只发源自澳大利亚的,含有强大力量的稀有元素。这种元素能够将人的智力提升到极致,也正是在这种元素的作用下,澳大利亚从“白痴的国度”迅速变成了世界科技的领导者,由此铸就了传送技术隐身技术这样的科学奇迹。

拉迪甘答应了女子的要求并依靠澳元素使自己的智力得到了飞升。他借由澳元素完成了雷德蒙德与布鲁塔克的两台生命延长装置,此外还额外制造了至少一台(可能更多)这样的机器。

1960年代

戴尔正在研读拉迪甘(他的祖父)的文件。

戴尔·科纳格

当布鲁塔克·曼恩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延长装置开始出故障后,他联系上了蓝队的工程师戴尔·科纳格(也是拉迪甘·科纳格的孙子)来修复机器。布鲁塔克向戴尔提供了从拉迪甘墓中挖掘来的文件以供他参考,而戴尔借此修复并优化了生命延长装置的设计。且步哨枪(其图纸最早被发现于拉迪甘的店内)被TF工业制造出厂并投入市场,并在砾石战争和机器战争期间得到了广泛应用,这一切归功于戴尔·科纳格的努力 —— 尽管最初的设计来自于他的祖父。

1968年

碎石战争

这就是《军团要塞2》游戏所发生的时间

又过了将近80年的时间,在1968年的夏天,我们游戏中的九名主角:侦察兵、士兵、火焰兵、爆破手、机枪手、医生、狙击手以及间谍 — 以佣兵的身份,加入到了可靠拆除与爆破工会(Reliable Excavation & Demolition,即红队)与建筑者大联盟联合会(Builders League United,即蓝队)之间的这场永无休止的战争中,雷德美德和布鲁塔克之间的遗产争夺也由此继续。

管理员

管理员海伦(可能是伊丽莎白的后代),在幕后监督着这些佣兵之间的战争。而巴纳巴斯·霍尔的后代萨克斯顿·霍尔,管理着曼恩公司的业务,包括武器与饰品的生产。而曼恩公司是管理员掌控的神秘公司 — TF 工业旗下的分支公司之一。

战争!

主条目: 漫画《战争!》

当红队爆破手和蓝队士兵两人在一场爆破物展会中相遇并成为好友后,管理员敏锐地察觉到他们可能会彼此分享各自工作的信息,甚至发觉他们都在为同一人工作的事实。在萨克斯顿·霍尔的协助下,她通过让他们以为另一人打算杀掉自己的方式来离间了这段友谊,由此在这两人之间挑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参议院的调查

令人震惊的证词。
“天堂中亲爱的神明啊。” — 参议员米切尔·格雷(Senator Mitchell Gray,D-加利福尼亚)

为了摆脱参议院对曼恩公司武器生产的调查,曼恩公司决定将一只名为“波比·乔”的宇航猴送达太空以转移公众注意力。火箭原打算使用液态澳元素作为燃料,且美国所有的澳元素储备都用于投入这次航天计划中。但在火箭发射不久前,萨克斯顿·霍尔用装满炸药的箱子将澳元素包调包。而这导致了火箭的坠毁,使波比·乔不幸丧生。在随后到来的参议院调查中,萨克斯顿·霍尔对这一事件的掩盖并不成功。此外,这些澳元素最后的去向也成了个谜团。

这场调查在行政会议召开前因为[经编辑]女士对其关于澳元素的行动与目的的阐述而被叫停。

曼恩公司的线上商贸

接下来,萨克斯顿•霍尔发现了互联网这种好东西(尽管互联网要到1969年才出现,也就是还要过一年),并利用它开放了线上的曼恩公司商店,以供玩家购买武器与饰品。

1971年

格雷•曼恩为了夺取双方旗下的公司,他分别以雷德蒙德和布鲁塔克的名义给对方发送邀请,邀请两人进行会晤。雷德蒙德和布鲁塔克租下了阿拉莫,还把其运到了新墨西哥州以进行会晤。布鲁塔克在见到雷德蒙德时说:由于两人的这场无意义的战争,使得曼恩家族后继无人,所以提出了停战的建议,并给出了一个蠢得不能再蠢的主意——制造一台机器,让两人中的其中一人怀孕,以此来延续曼恩家族的香火。雷德蒙德同意了他的说法,两人握手言和,并感谢对方给自己“发送”的邀请。

就在这时,格雷出现了,他杀死了与雷德蒙德随行的工程,使得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兄弟。他想自己的两位兄弟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并告诉他们那些邀请其实是自己送的。不幸的是,雷德蒙德和布鲁塔克似乎患上了某种认知障碍疾病,在格雷介绍完自己还不到几秒钟,他们两人就忘记了格雷是谁。此时的格雷背上穿戴着某种类似于生命延长装置的设备,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格雷也活了那么久。接着格雷说出了自己出生时的经历:被老鹰抓走、被老鹰养大以及如何杀死并吃掉老鹰和它的孩子。 格雷接着解释了他是如何回到文明社会,并且从零开始一步一步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格雷说自己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来一只在留意着这场“为了一堆没用的破石头而浪费父亲留下来的财产的愚蠢战争”。格雷要求他们两人想想自己“与生俱来的真正权利”并告诉两人“在这个地狱般的世界里真正值得去为其一战的东西”,即曼恩公司。然而雷德蒙德不同意他的说法,他说这个“世界由砾石来推动”,这展现出了雷德蒙德对世界的真实面一无所知。格雷厌倦了这种无大脑的回答,他切开了雷德蒙德和布鲁塔克两人的喉咙,杀死了他们。

三天后,格雷开始行动了,他派遣一只强大的机器人大军对曼恩公司旗下的工厂发动进攻。此时,萨克斯顿•霍尔正忙着和雪人干架,所以他给剩余的红队以及蓝队成员送去了一卷录像,告知他们失业了因为自己的老板已死;然后又马上告诉他们重新被聘用,共同去保护曼恩公司,与格雷的机器大军开战。

1972年初

曼恩公司的接管

主条目: 漫画《解雇时刻》

在佣兵们成功抵御了机器人大军的进攻,局势陷入另一场僵局时,格雷决定改变他的对策。他直接前往曼恩公司的总部会见萨克斯顿·霍尔,并宣称战争已经结束——他“放弃”了。但他随后又提出他来到那里是为了参与“曼恩公司挑战”的——这一挑战规定,赤手空拳击败曼恩公司CEO的人能够成为信任CEO,且这一规定是霍尔他自己设立的。在霍尔将格雷抓住并揍了几拳后,格雷说挑战者并不是他,而是他年幼的女儿奥利维亚。霍尔出于自己的男子气概而拒绝与这个小女孩搏斗,最终将位置输掉了。格雷立刻从奥利维亚手中获得了职位,并继而解雇了所有雇佣兵,而管理员命令她的助手宝琳小姐开始藏身。九位佣兵由此分散开了,且侦察兵和间谍在离开双城之前遭到逮捕。

1972年末

队伍的重组

主条目: 漫画《解雇时刻》

在曼恩公司被格雷掌控的六个月之后,宝琳小姐收到了一条信息,要求她“重组队伍”。

佣兵们因为失去职位而早已分开了,其中三名佣兵留在了美国西南部。士兵成为了“名人住宅游”的一位导游;火焰兵成为了一家工程公司的CEO;爆破手则和他母亲主宰了一起当上了酒鬼;狙击手回到澳大利亚“归隐”;机枪手回到了他在西伯利亚的家庭;医生忙于一些“重要的”工作并且无法联系;而工程师(戴尔)的去向则完全不清楚了。

宝琳小姐伪装成一名警察而首先找到了士兵,她通过让马拉莫斯当替罪羊的方式使士兵免于因杀害汤姆·琼斯而遭致牢狱之灾。随后她很轻松地找到了火焰兵和爆破手并让他们归队,并在了解到侦察兵和间谍的状况后率领众人去双城营救他们。

双城的审判

主条目: 漫画《Unhappy Returns》, 漫画《A Cold Day in Hell》, 漫画《Blood in the Water》

宝琳小姐一行人抵达双城后决定分开行动。

宝琳小姐带着火焰兵一同行动。宝琳首先在一个小巷里会见了“管理员”(一名非常年老的女性,在和宝琳小姐交谈时隐藏着面容)。这名女子声称已经收集了 89,000 吨澳元素,并指示宝琳小姐去获取“最后一处澳元素储备”。宝琳小姐和火焰兵随后抵达双城图书馆,他们获取并销毁了一则家谱记录。他们烧毁了纸张复印件,并得知胶片复印件在一年前就被销毁了。

爆破手和士兵去法院找到了侦察兵和间谍,但他们自己也在暴露后遭到逮捕。四名佣兵在法院接受审判,他们并判破坏公共财产的罪名,并将遭到绞刑。宝琳小姐及时抵达了现场,并通过厘清市长的职责而救出了四人。

紧随其后的是,格雷·曼恩也在寻找和宝琳小姐所寻找的相同的文件,但只找到了一片被焚毁的出生记录,残留的照片印着“海伦”的名字。

机枪手与狙击手的家庭

管理员以家庭与亲人的照片恐吓机枪手和狙击手。
主条目: 漫画《拜见导演》, 漫画《地狱寒天》, 漫画《血浓于水》

此前通过导演录制的采访,管理员了解到了机枪手和狙击手家庭的一些信息。她定位了他们的家庭并将拍下的照片送给狙击手和机枪手,以警告他们不要和外人透露工作细节。两人发誓要干掉恐吓他们家庭的人。而在曼恩公司落于格雷之手后,尽管很多佣兵还是留在了荒芜之地的周边地区,狙击手和机枪手都回到了他们的家乡。

在双城审判的风波结束后,宝琳小姐又将队伍分散行动。士兵,侦察兵和火焰兵前往西伯利亚寻找机枪手,而宝琳,间谍和爆破手前往澳大利亚寻找狙击手。他们都各自都得知了两边的情况:

“都是些不再需要专横的老米沙的大姑娘咯。” — 机枪手(《A Cold Day in Hell/zh-hans|《地狱寒天》》)

机枪手的母亲和妹妹们曾在机枪手回到西伯利亚前遭到了“坏家伙”的袭击。机枪手的妹妹们采用了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杀了这些人。他的妹妹们和母亲随后与他一同到了美国;且詹娜加入了佣兵们的队伍,甚至成了士兵的女朋友,以及未婚妻。

“所以,你现在是个新西兰人(英语),是吗?” — 宝琳小姐(枪魂战役

狙击手的双亲在管理员销声匿迹的那段时间去世了。然而他们的死或许可以说是“时机得当”,因为狙击手发现自己是个被收养长大的孩子,因此也很愿意同宝琳小姐一行人前往新西兰去寻找他真正的亲生父母——而他们正好也持有宝琳所寻找的最后的澳元素。

达林的队伍:萨克斯顿与玛格丽特

加入对抗机器人大军的战斗!但站在哪一边呢?
主条目: 漫画《比德维尔的大计划》, 漫画《Unhappy Returns》, 漫画《地狱寒天》, 血浓于水, 漫画《裸者与死者》

在失去曼恩公司后,萨克斯顿·霍尔寻求他的前任导师——查尔斯·达林的帮助。然而,他对达林的动物园感到愤怒并将它们烧毁了大半部分。由于这个罪行,萨克斯顿吃了几个月的牢饭。但当他出狱时,他遇到了自己的前女友玛格丽特,而后者正在为达林工作。

查尔斯·达林

达林家族与曼恩家族的联系来历以久,因此达林也很清楚澳元素的事情。达林以协助霍尔夺回曼恩公司为承诺,要求他按照自己的计划去为他收集一批澳元素。

萨克斯顿和玛格丽特在艾尔斯岩遇到了侦察兵和机枪手。但机枪手和萨克斯顿都没有告诉对方事情;萨克斯顿和玛格丽特并没有坦言他们为达林工作的事实,而机枪手则声称他们是由“那名老女人”送来的。萨克斯顿和玛格丽特载上了机枪手和侦察兵一同前往格雷的基地,并为宝琳的小队补给了武器,同时加入了对抗格雷最后的机器人大军的战斗。

澳元素的追逐战

Gray Mann opening the Mann Co. cache.
主条目: Loose Canon, A Cold Day in Hell, Blood in the Water

Rare as is its, there have been multiple large caches of Australium. Several parties are seeking the remaining caches; Gray Mann, to use its immense power and to fuel his Life Extender Machine, Charles Darling, to extend the lives of his collection of "last of their breeds", Helen, for reasons secret to even her closest associates, and at least one other unknown party who seems to be beating all of them to the caches.

The cache at Mann Co. Monkeynautics facilities was emptied before Gray Mann could locate it, with only a single bar of Australium and a lipstick-stained cigarette butt left behind. Darling’s and Pauling’s teams in Australia learn that the Australian supply at a Ayers Rock went missing a few months later. Pauling’s squad discovers that Sniper’s birth father, Bill-Bel, has wasted the entire New Zealand cache as paint for his failed spaceships. Sniper’s birth mother, Lar-Nah, escapes with the last spaceship, which was the last Australium in that cache.

经典军团要塞的成员

Elderly TFC mercenaries.
主条目: A Cold Day in Hell, Blood in the Water, Old Wounds

Having found the Mann Co. cache emptied, Gray Mann hires the aging Team Fortress Classic mercenaries (with TF2 Medic) to find the woman who took the Mann Co. Australium cache and recover the Australium. The Classic mercenaries track and capture Pauling, five mercenaries, and Zhanna at New Zealand, killing Sniper.

The TFC mercenaries take the TF2 team to Gray Mann’s base for interrogation to learn of "Her" location. TFC Heavy figures out that the Australium is the source of Mann’s longevity. He turns on Gray Mann, intending to capture the Australium cache for himself and his aging team. He rips the Australium out of Gray’s Life Extender Machine, effectively killing him in short order.

TFC vs TF2

主条目: Old Wounds, The Naked and the Dead

The sharp fragments of Gray’s shattered Life Extender Machine give Zhanna the means of escaping her handcuffs. The prisoners thereby begin their escape, killing TFC Pyro, Spy, and Demoman. Medic revives Sniper. TFC Heavy unleashes Gray’s blood-sucking robots on the escaped TF2 mercenaries. Toxic-blooded Demoman single-handedly fights off the blood-suckers while Medic revives Miss Pauling and the others. TFC Heavy throws the remainder of Gray’s robot army at the unarmed mercenaries, who are then joined by Scout, Heavy, Saxton Hale, Maggie, Jerry, and a planeload of weapons.

The robots and remaining TFC mercenaries are eliminated; TFC Heavy being defeated by Heavy and Medic, with some grudging intervention from the Devil. However, the fate of the TFC Engineer, assumed killed by Spy, is unconfirmed.

未解之谜

火焰兵的身份

只从游戏发布以来,火焰兵的身份一只是玩家们所谈论的热门话题。从《拜见火焰兵》中可以看到这个世界在他/她眼里是什么样子,这也反映出了火焰兵有着如同小孩子般的稚气。目前依然没有任何有关火焰兵性别以及个人履历的具体说明或证据。

第三台生命延长装置

第一台机器的建造时间是1894年7月17号,使用者是布鲁塔克。第二台的建造时间是1894年8月3号,使用者是雷德蒙德。第三台的建造年份不详,月份日期则是4月14号,目前推测其使用者是格雷。

未解之谜

火焰兵的身份

他不在这里吧,还是该说“她”?侦察兵《拜见火焰兵》

自从游戏发布以来,火焰兵的身份就一直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影片《拜见火焰兵》以一种“充满童趣”的风格展示了火焰兵看待他的行为与他周遭世界的方式,且宝琳小姐对火焰兵说话时也一种哄小孩的语调。尽管玩家社区中存在着种种猜测,并在一些漫画和视频中映射了这个问题,但目前尚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火焰兵的身份。

管理员的目的

“我十分清楚她会用那强大的力量去达成什么样的目的。而当她决定将其付诸实践时,我也将毫不犹豫地站在她那一边...”宝琳小姐《旧伤》

《军团要塞2》剧情相关的的隐藏页面和漫画揭示出管理员在 150 年以来一直在设法收集全世界的澳元素以“算清旧账”。外貌相似但代际不同的女子,或就是海伦一人,将泽菲尼亚·曼恩的澳元素遗产转移以免落于格雷·曼恩之手,由此保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澳元素储备量,但也有可能已将其作为生命延长装置的能源而完全耗尽

侦察兵的血缘

“嘿间谍,是宝琳。那个DNA测试的事情我帮你处理了。你欠我的...”宝琳小姐枪魂战役

《拜见间谍》揭示了间谍同侦察兵母亲的关系,进而可推导间谍也许是侦察兵的父亲,且漫画中的几个场景也印证了这一点。而一些其他角色的言辞表明他们知道或怀疑间谍同侦察兵的关系。而在漫画《裸者与死者》中有一个感人的场景:在与格雷所剩的机器人血战一番后,间谍伪装成汤姆·琼斯并安抚将死的侦察兵,还在伪装中声称“自己”是侦察兵的父亲。间谍或许真的就是侦察兵的亲生父亲——抑或是在长期的相处中对侦察兵逐渐有了一种父亲般的关怀。

医生的研究

“医生?我都要忘掉了。他现在正忙着干他的大事儿呢。” - 爆破手《解雇之际》

医生研究 巴伐利亚复活技术(Bavarian Reanimation)/异种移植技术(Xenotranplantation)/男性怀孕技术(Male Pregnancy)/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的历程:

侦察兵与宝琳小姐的关系

侦察兵对宝琳小姐的倾慕得到了回应吗,还是说她完全不喜欢?

其它

详细时间表

普通事件
重要事件


平行宇宙/分支情节

注释:以下内容并非《军团要塞2》故事情节的“正典”。[3]

细枝末节

  • 游戏中的世界地图所显示的国家情况并非1968年时的实际情况,比如当时的一些苏联国家,例如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乌克兰、爱沙尼亚以及其他一些国家都以独立国家的形式出现。这可能是由于游戏的时间线与我们的不同,或者是世界线与我们不同,又或者只是一个疏忽。

参考内容

  1. 《跌宕事典》,第 8 页
  2. 《跌宕事典》,第 5 页。
  3. Valve 员工 Andrew Wilson 在 KritzKast 的一次采访中说道:“任何的正典都应该来自我们这边的制作团队;而我们将这部漫画(一部非官方作品)视作一个可能的平行宇宙...我们并不希望太多人操纵着TF故事正典的走向,但我们很乐意看到角色们(在这些情节中的)走向。”
    原文:“Anything canon should come from the team here; we view the comic as a possible alternate universe. ... While we don’t want too many people steering the canon for TF, we love to see where the characters are taken.”
    KritzKast interviews Robotic Boogaloo。” 2013年5月26日。

参见